日照戰國時代 | 分級照顧多元服務 享受幸福老後時光

by Lina Hong

文/邱彥瑜(創新長照執行編輯)

來到彰化員林的白玉功德會附設秀老郎日間照顧中心,位在繁榮的精華地帶,很難想像這棟時尚優雅的透天厝,裡頭是提供失能失智長者的日照服務。跟多數日照中心不同,秀老郎的照顧空間以水平樓層區隔,最高樓層為失智長輩,樓層越低、長輩失能程度越低,自主活動意願跟能力越好,公共空間面積也越大。

「失能的長輩會嘲笑失智的,這都是一種傷害。」白玉功德會理事長邱暉智不忍,逐漸調整出獨具特色的多樓層分級照顧。每一層樓約40坪大,由4位工作人員照顧12至15位長輩,比法規要求的人力比高出不少。

彰化白玉功德會理事長 邱暉智。 攝影 / 邱彥瑜

觀察長者所需 喚醒自由的滋味

2006年,奔走兩岸從事建築工作的他接手父親留下的小型養護機構,眼見機構內長輩退化速度無法遏止,「為什麼長輩不能好起來?」邱暉智的心中提問,無人能夠回應,也找不到理想的經營模式,於是他選擇關門大吉。彰化縣政府後來則鼓勵他轉作日間照顧,一趟北歐的參訪之行,當地多元串連的照顧模式讓他重燃對照顧長輩的希望。

也許是建築業界的訓練使然,讓邱暉智善於「觀察」人們的行為。「那時我每天去幼稚園觀察我兒子的變化,孩子還沒出生就有聽力,再來是視力、觸覺,最後發展出語言。老人退化跟孩子的發展剛好對稱,第一個退化的就是語言,把這個留住,後面能力就不會消失。」

邱暉智將此一理論融入實作,加強感官刺激、預防退化,誘發長輩想要自立生活的動能。在他的堅持下,照服員必須依據日常對長輩的觀察而設計活動,加上聘請外部師資引入創意活水,淘汰無效活動,不斷推陳出新,活動設計多達200 種,提供長者五花八門的多樣選擇。

帶長輩玩保齡球,多元活動刺激感官避免退化。圖 / 彰化白玉功德會

從秀老郎到秀家人 全方位的照顧服務

攤開白玉功德會的長照藍圖,除了3間日照中心與居家服務外,他們也開發交通接送、喘息服務、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、社區關懷據點、巷弄長照站、身心障礙者就業與生活重建等各種服務方案,提供複合式的多元服務。

他們曾協助行動不便的阿嬤到鹿港龍山寺拜拜,帶日照長輩出門一趟,得開5輛車,為了讓阿嬤能夠進到內殿參拜,得靠2名工作人員扛起輪椅,一圓阿嬤懸念數年的夢,邱暉智分析,若不是旗下資源完整、人力充足,恐怕很難調度。

除了圓夢,更能突破限制,替困難個案找到最適合的照顧方法。邱暉智曾遇過有位60多歲獨居失智個案,因無法申請外勞,便以日照、喘息服務、餐食等長照給付項目搭配自費服務,提供24小時的照護模式,即便過年很難找到居服員,他們也媒合到一位從照顧者畢業的獨身照服員,讓兩位獨居者也能一起共享溫暖的圍爐。隨著照顧範圍越來越廣,除了「秀老郎」之外,邱暉智也另創「秀家人」的新品牌,意味著不只照顧長輩,更是照顧全家人。

調度資源,邱暉智陪阿嬤一圓龍山寺參拜心願。圖 / 彰化白玉功德會

未來:服務細緻化分級

由於人力比高出法規要求,加上空間花費少說千萬打造,邱暉智訂出7 千至1 萬元的自付額,希望打造明確的「市場定位」。

未來,邱暉智更希望以據點分流,按照不同失能、失智等級者所需打造軟硬體。他觀察到不少2至3級輕度失能的長輩們仍有工作能力,腦筋一動,就找上員林有名的咖啡店合作,藉由職能治療師將泡咖啡工作拆解為6步驟,讓長輩可以分階段參與,減少工作負荷。失能長輩得到的不只是照顧,而是一份自我肯定的工作。

這座即將開幕的「左鄰咖啡」,開創了日照服務的嶄新一頁,就像遍布全台的許多日照中心,逐漸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。

相關文章